失而复得║王华民

时间:2019-08-06 04:20来源:未知 点击:

  电话铃响了,我一看是个临省的陌生号码,就二话不说地赶紧关掉。这多年诈骗电话多的是,稍不注意,便会上了圈套,蒙受损失。

  谁知对方紧缠着不放,我接连关了两次,第三次来电的铃声又清脆地响了起来。耽心误了重要的事情,这才狐疑地按了接听键。“请问你是文琴吗?”我一听是个耳熟能详的声音,真不相信这是爱莲打来的,将信将疑地回问了一句“你是谁呀?”

  “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,我是爱莲。你这多年好吗?请你务必在本月六号,也就是后天到我家了来一趟。”她连珠炮似的把话说完,等她停下来我还想问些什么,没料到她把电话挂断了。

  我们一班同学这么多年到处找爱莲,可是她像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,消失的无踪无影。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都不见。这会儿突然从地底下冒了出来,怎么能不使人倍感惊奇,喜出望外呢?我赶紧给美凤打电话,告诉她这则激动人心的消息。美凤说她也接到了相同的电话。我们两个约定到时候一同去爱莲家,看她这回再怎么推脱。

  爱莲是我高中时的同学。我们几个就像亲姐妹一样在一块儿十分要好,几乎到了不分彼此的程度。高中毕业后,大学还没有恢复招生,所以先后进校,当了民办教师,将青春和力量都贡献给了党的教育事业。苍天不负苦心人,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,在教学一线上勇挑重担,兢兢业业几十年如一日的民字头教师,陆陆续续地得到转正,成了理直气壮的教育工作者。国家不断提高教师的政治地位和生活待遇,我们的工资水平和公务员不下相上下。爱莲在学生阶段就是公认的校花。她不但人长得漂亮:有气质,有风度,未语先笑,和蔼可亲,善解人意,能说会道,长于交际,人脉广泛,走到哪里,像月亮一样把水银般的光辉洒向哪里;而且业务能力很强,她代的初三数学,统考时经常在全镇夺冠。年年被评为优秀教师。相比之下,她爱人高玉稳就逊色多了,他是一名复原军人,言语不多,忠诚敦厚。一直没有离开过农村,多年来以开小四轮拖拉机为业。人勤恳,能下苦,不见得收入低于爱莲。两口子优势互补,相得益彰。爱莲在家里就跟女皇一样,有着绝对的权威,一言九鼎,落地有声。玉稳总觉得自己是身上有臭汗,脚下有牛屎的庄稼汉,矮了爱莲半头,所以自惭形秽。说话没有底气,一切听命于爱莲。爱莲叫他往东他就往东,叫他往西他就往西,听说顺事,是个有名的妻管严。爱莲善于理财,在家里既是会记,又兼出纳,紧紧掌握着财政大权。对玉稳实行收支两条线:玉稳赚得钱得全部上缴,个人需要花钱的时候再向爱莲申请,爱莲认为开支合理,然后拨给。她精打细算,巧妙安排,时常把多余的钱,私下里放账,倒也获得了可观的利息。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,幸福滋润。村民和同学朋友。往往投去羡慕的眼光。

  二零零六年的时候,有段时间爱莲四处借钱,理由是准备买房。从这位同学那里拿两万,从那位相好的那里拿三万。买房是正事,谁一辈子能遇到几回,所以大家都解囊相助。时间过去了两年,怎么听不到爱莲买房的任何消息。到了还款的期限,也不见她有一点儿举动。大家心里不瓷实,但也不好意思当面问。后来才知道,大家都上了爱莲的当。她四处借钱根本就不是为了买房,而是为了让钱生钱,获得丰厚的回报。事情还得从她的一位学生说起。

  那天爱莲上完当天的课,躺在宿办合一的房子床上歇息,猛然听到一声“报告”。她边整理衣衫下床,边喊了一声“进来”。房子门慢慢打开,一位穿着考究的身影映入眼帘:他个儿不高,偏分头,大墨镜。双手提着一兜篓苹果,一大抓香蕉,还有烟茶糕点。进门后先把礼物放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,紧接着摘下墨镜,点头哈腰,满面堆笑地说:“张老师,我今天到街上有些事,顺道来把老师看一下。十多年没见了,张老师还是这样年轻,漂亮,风度翩翩。”

  爱莲仔细辨认了一下,这不是常喜娃吗!十多年不见,出息得就像一位干大事业的老板。

  常喜娃是她的学生,她当过他们的班主任。是哪一级那一班的一时想不清了,只记得常喜娃头脑灵光,善于吹吹拍拍,拉拉扯扯,人缘关系不错。学习不是很好,但也差不到那里去。毕业后上过高中,但高考时名落孙山。只听说这多年在外打工,混得不错。

  “看我张老师说的,我能两手空空地看望自己的老师吗?人常说‘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你是我们的班主任,代着我们班的数学,对我们的关怀和爱护,就像慈祥的母亲一样。同学们有口皆碑,至今还念念不忘。我虽然不是你的得意门生,但对你很爱戴,很崇敬,这多年经常想起你,还不止一次地梦见你。我现在混出个人样来了,怎能忘记自己的老师您呢?”

  几句话说得爱莲心里热烘烘地,脸上笑的好像一朵花。她殷勤地沏茶替烟,极尽地主之谊。常喜娃接过烟点燃,抽了一口。从黑塑料袋里掏出一条红塔山烟,一瓶茅台酒。“张老师这点礼物不成敬意,敬请老师笑纳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呢,还不是小菜一碟。学生平常少抽点,少喝点,还怕没有师父消费的。”

  聊天的过程中,喜娃告诉爱莲,这多年他一直在金融战线打拼,吸收存款,发放贷款。国家发展很快,企业如雨后春笋,日新月异地向前发展,这就需要大量的资金,国营银行远远满足不了需要,民间融资成了一个新兴的产业。他就是瞅准了这个商机,大胆尝试。经过努力,倒也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就,有几百万资金作为垫底。这次到街道来,就是办理一笔不小的资金业务。

  爱莲起身给喜娃做饭,喜娃 拉拉爱莲的衣袖:“张老师,不要麻烦了,一会跟上学生到街道饭店用餐。给学生个机会,让学生孝敬孝敬老师。借以报答以往的教诲之恩。”

  吃饭的过程中, 爱莲问到存款利息是多少。喜娃不假思索地回答,如果老师要存款的话,比其他人的略高一些,按月息二分五厘计算。

  喜娃的一席话像吸引力极强的磁铁,把爱莲的心紧紧地凝附在上面去了。477777开奖现场,爱莲算过一笔笔帐,觉得这是一条挺好的赚钱门路。她先在喜娃那里存了两万元,存期三个月。到期的前一天,喜娃连本带利给爱莲送来两万二千二百五十元。爱莲接着又存放了十万元,半年期满,喜娃照样提前一天送来本息十一万五千元。爱莲高兴得合不拢嘴,索性把自己几十年来三十万元的积蓄,一股脑儿地交到喜娃手上。这还不满足,再求亲告友,编造各种理由,借来三十万元,分四次存到喜娃那里。存期一律是两年。她好像完成了一项巨大的工程,很有成就感,连走路睡觉都在算着大账。六十万元本金,到时候光利息就有十八万之多,顶得住自己八九年的工资收入,足够在县城购买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单元房。真可以说是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,时常想得心花怒放,好多回梦里都笑出声来。

  物换星移几度秋。眼看自己六十万元存款马上到期了,爱莲继续做着甜蜜的美梦,满怀希望地认为到时候喜娃会像前两次一样,一分不少地把本息准时送来。她设想到时候得把玉稳叫来帮她,不然的话近八十万元她一个人怎么能数的过来呢,还设想事后一定要把喜娃请进酒楼,隆重地表示衷心地感谢。

  到还款日子的先一天,爱莲把办公室整理了一下,擦得窗明几净,摆的整整齐齐。特地买了一盒软中华牌香烟,购了一包西湖龙井,将茶壶茶盅洗净放好,和玉稳坐在那里,只等等候喜娃光临。可是只等等不到,只等等不到。一直从早上等到日到中天,又从正午等到夕阳西下,还是不见喜娃的踪影。爱莲心存侥幸地想,也许喜娃被什么重要的事情纠缠住了,也许喜娃身体不适,也许把日子记错了。今天没有等到,明天一定会有结果。翌日,爱莲两口子望眼欲穿,等得白了数根头发,还是不见喜娃的大驾。晚上爱莲发疯似的拨打喜娃的电话,唯一听到是一句相同的回答,“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”。

  爱莲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,一会儿汇成几条晶亮的小溪,顺着冰雕玉砌的面颊流下来,滴雹滴雹地砸在地上,开出了一朵朵五瓣的梅花。“喜娃怎么联系不上了呢?这两年每逢过年过节,他都打电话表示祝贺,一个月前还用微信问候,怎么突然就联系不上了呢?”莫非遭遇了什么不测?她不敢往下深想,越想头就会越大,强迫自己脱衣睡觉。可是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直到凌晨三点了,这才迷里迷糊地合上了眼睛。

  曦微的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无声地窺视房内的一切。爱莲好像受了惊吓似的,一骨碌坐起来。玉稳告诉她天气尚早,劝她再睡一会儿。她不但不听,反过来埋怨玉稳心大,这么大的事搁在头上,睡得还像死猪一样踏实。玉稳向她讨主意,她安排玉稳起床后,按照喜娃告诉过的地址,去找喜娃。

  从这时候开始,在连续几天里,爱莲借故请假,让领导安排别的老师代替她上课,管理学生。两口子把什么事儿都抛在脑后,到处寻找喜娃的身影。结果却是到处扑空。喜娃所给的几个地址,都是信口捏造的。有些是根本没有这个地方,有些是找到了地方却查不到喜娃这个人。真是大海捞针,踏破铁鞋斜无觅处。好心人还告诉他俩,前一段落也有人风风火火地来找这个人,苦苦寻找没有结果,急得直想哭。细问这才知道,要找的人骗了找人的人几十万元,却不翼而飞,消失的无踪无影。

  爱莲痛不欲生,深恨自己有眼无珠,在甜言蜜语面前失去了警惕,糊里糊涂钻进喜娃精心设计的圈套。她的头比斗还大,六十万元可不是一个小数字。自己的三十万元暂且不说,全当被贼偷了,被火烧了。有钱了花,没钱了不花。自己还有工资,玉稳也有两只手,生活方面不成问题,不会被饥寒所累。借人的三十万元可怎么办,用什么偿还?总不能空口说白话,推三拖四。该让大伙儿怎么看,怎么说自己呢?慢慢还吧,叁拾万元哪,每年省吃俭用,还上两万元,那年那月是个头?她整夜整夜睡不着觉,也曾想到轻生,但是那样的话,孩子能承受得了吗?虽然她们都已大学毕业,工作也不错,大女儿已经成家,不需要自己抚养了。但她们个个长得如花似朵似的,从来就没有经受过一点儿挫折,如何能经受得起失掉母亲的痛苦?自己年迈苍苍的父母,又怎样面对这残酷的打击?再说欠债是抹不掉的事实,不能因为自己不在了,外债也就一笔勾销了。反而落下个以死赖账丑恶骂名。思前想后,她不知路在何方,只能以泪洗面,饮食懒进。

  相比之下。玉稳显得平静一些。他顶住压力,遇事不乱,经常说宽心话开导爱莲。还给爱莲比了他一位战友的例子:他的这位战友是汶川人,零八年地震的时候,一家六口人死了五口,他因在广东打工,所以幸免于难。但悲痛之余,他还得活下去。当爱莲痛哭流泣的时候,玉稳总是把爱莲揽进自己的怀里,轻轻地擦去她的眼泪,温柔地说着发自肺腑的甜言蜜语。

  爱莲几个月没和我联系了,我打电话她也不接,我也没往意里去。直到有一天焕珍打来电话,惊慌失措地告诉我爱莲不见了。我给她说爱莲比咱大几个月,可能办了退休手续。她说这点她想到了,在学校没见人后,直接去他们家找。不料大门挂锁,邻家人说外出有些日子了,去了什么地方,谁也说不清楚。

  我们联系了借钱给爱莲的几位同学,大家一起打听,始终找不到任何线索。后来才听说爱莲被她的一名学生骗了,数字大的惊人,可能有一百多万。大家这才体会到“城门失火殃及池鱼”,我们几个也无故带灾了。当初借钱给她没有错,都是耳鬓厮磨多年的同学朋友,谁还没有个跌跤把滑处,需要互相帮忙,报团取暖。要怪只能怪她的那位利欲熏心的学生,在社会上招摇撞骗,连自己的老师也不放过。

  我们几个一旦聚在一起,自觉不自觉地就谈起此事。大家的都怪爱莲不够意思,这么多年了,没钱还不要说起,连一句暖心的话都没有。

  这期间我们举行过一次同学聚会,绝大多数同学都出席了,还是联系不到爱莲。议论起来,都不可惜借出去的钱了。毕竟隔了这么长的时间,割过去的肉不疼。相反同情起爱莲来了:这多年不知道人在哪儿,更不知道过得怎么样?爱莲像温室里的一朵花,怎么能经受住寒风严霜的无情摧残?

  世事难料,在大家的希望破灭贻尽的时候,却突然接到了爱莲的电话。香港铁铁算4887正版。于是都怀着探看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的心情,应邀前往了。

  几位同学先我一步到了,久别重逢,她们正坐在嘘寒问暖,相互说笑。堂厅正中放了一张圆桌,上面摆满了瓜果,甜点。爱莲腰系围裙,和玉稳一道,满面春风地招呼着客人。几年没见,她黑了,瘦了,眼袋明显,皱纹较多,腰围小了一圈,但比原来结实筋骨。

  东道主好像要大摆宴席,采购了许多名菜,有鸡,有鱼,还有大荔的带把肘子(都是塑料袋密封的熟食)。看爱莲和玉稳在厨房里忙活,我们坐不住了,涌进去给爱莲做帮手,把唯一的异性赶了出去。爱莲说厨房小挤不下那么多人,只留下我和香芹,把其他几个炒了鱿鱼。

  这顿饭十分丰盛,天上飞的,地上走的,水里游的,应有尽有。还上了美酒,有啤酒,也有白酒。我们一桌子杨门女将,光拣啤酒消费。玉稳也要喝啤酒,我们异口同声地说,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有点英雄气派,喝啤酒都不嫌丢人。于是我们纷纷用啤酒和他碰杯,几圈下了,喝得他只顾作揖告饶。我们几个也面如桃花,无所顾忌,随心所欲地开着玩笑。谁也不会提起·还钱的事。

  我们一个个吃喝得弯不下腰了。爱莲这才撤了七碟子八碗,换上茶水和饮料。看大家像喜鹊窝里戳了一扁担,嘁嘁喳喳地说个不停。爱莲直起身子说:“大伙儿静一静,静一静,让我把必须办的事情办完。”我们弄不清她要办啥事,只得闭起嘴来洗耳恭听。“我首先订正一下账目:美凤三万,焕珍两万五,香芹三万二,芝草两万七,玉芳一万八,文琴两万,一共是十五万二,大家看是否准确”只见大家那看看我我看看你,谁也不说一句话,客厅里雅雀无声。“如果没有错误的话,请把个人的银行卡号码告诉玉稳,让玉稳把钱如数地给大家转过去。”

  “你手头紧了自己先用,都隔了这么长时间了,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。”香芹客气地推让了一下。大家跟着随声附和,“是呀是呀不要为了还我们这几个钱,勒紧了你和玉稳的裤腰带。”

  “爱莲深深地鞠了一躬,我爱莲对不住大家,借大家的钱已经这么多年了,怎么有脸再往后拖。人民币不断地贬值,大家把油都搁成水了。现在的一万元,顶不住当初的五千元。但爱莲现在只有这点能耐,再不照原数归还,我爱莲还叫人吗?请求大家先把本钱拿上,以后爱莲再慢慢按银行的利息补偿给大家。爱莲对不住大家了,恳请大家高抬贵手,原谅爱莲的过错。”说着说着,声调哽咽了,流下了几滴激动眼泪。

  我们几个坐不住了,移步到爱莲身边,拍拍她的肩膀,按着她坐在椅子上,替她擦干泪水,安慰她说,能做到这个份上的的确确不容易呢,异口同声地表示,别那么生分,还提什么利息,当初是把钱借给你,也不是贷给你的。爱莲一再地表示感谢。我们推搡着她,好奇地问这么多年他们到哪里去了,是怎么样度过来的。爱莲回答说,知道上当受骗后,她又羞又愧,觉得没脸见人,只得切断联系,远走他乡。为了赚钱还账,她摆过地摊,送过砖瓦,当过建筑队的小工,做过保姆······牙缝里抠,衣服上省,看惯了眉高眼低,尝遍了酸甜苦辣。先还了亲戚朋友的,因为他们绝多数是农民,没有固定的收入。把咱们几个放在了最后。直到今天,我才无债一身轻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

  王华民,男,临渭区吝店镇人,1948年二月生,大专文化程度,退休公务员曾在有关刊物上发表詩歌,赋,对联若干。